關於部落格
babytc
  • 8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好家夥群雀各持己見頓時吵成了一片

好家夥群雀各持己見頓時吵成了一片

女孩的爸爸是林場工人,不知什麼原因把家搬到了男孩的公社駐地,她媽媽和男孩的媽媽同在大隊的縫紉組,在當時的農村是最好的營生了。

那個年代能佩戴毛主席像章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縣裏給公社分配的少,只有幹部才能分到一枚佩戴。男孩的父親是公社書記,秘書會悄悄地給男孩藏下幾枚,男孩在像章中會挑兩枚一樣的像章。

在一個沒有人的地方,男孩拿出來像章讓女孩看,女孩細心地給他戴在胸前,男孩把另一枚像章,生怕戴歪似的給女孩也戴在胸前,女孩清澈的大眼睛毫不設防看著他,男孩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密、舒適、和神妙,拉起女孩的手跑走了。

寒冬的學校是沒有暖氣的,引炭火的柴靠學生到玉米地裏拾茬子。拾茬子一種是學校組織,一種是學生各自為陣,拾回茬子交到學校。

男孩從農民家早早借到了兩個大小不一的籮頭,把三根系的籮頭套入頭,一根系挎在肩膀上,像古代的武士穿著盔甲,然後手提另一只去叫借不到籮頭的女孩去了。

近地的茬子早已經被拾光了,他們結伴來到遠處的一塊玉米地,兩個籮頭並排放在一起,拾茬子要先磕掉茬子上的泥土,女孩沒有拾過茬子,她是磕掉一個茬子上的土,就去放入籮頭一個。男孩是把分散在地裏的茬子,帶泥土扔在一塊,然後再磕掉茬子上的泥土,所以拾到的茬子是又快又多。女孩拿出帶的糖精水讓男孩喝,男孩少少的喝了一口推給了女孩,女孩又掏出來幹淨的小手帕,為男孩擦去了臉上的汗水。拾到的茬子要根子朝外,緊緊地插到籮頭系子頭,這樣茬子就不會在路上掉了。這滿滿的一籮頭茬子少說也有二十斤,男孩把小籮頭的茬子放在女孩背上,然後自己艱難的把大籮頭扛上了背。兩個人低著頭說笑著,籮頭的底部有三個木股子的尖,時間一長擰的嫩背疼的厲害,男孩不時問女孩歇不歇?女孩堅持著。男孩歇的時候其實女孩早已經想歇了。兩個孩子像一對老夫妻,相互鼓勵著走著,離村子越來越近了。

突然,有一天女孩在上課的時候,把自己的鉛筆橡皮小刀,從文具盒裏倒出來,把文具盒送給了同桌的男孩,男孩木然的看著女孩。

第二天,女孩沒有按時去叫男孩上學,男孩看著身旁的空座位,心裏空落落的。

中午放學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問媽媽女孩哪去了?媽媽說她們全家人搬回了林場,男孩無精打采地低下了頭。說不清的牽掛、思念總是纏繞著男孩。有一天,他對媽媽說:“我想給女孩寫一封信,”媽媽說:“你去寫吧。”男孩從來沒有寫過信,又不知道地址,不怎麼怎麼寄出去,把寫信的念頭放了下來。

物換星移,十幾年後,月下老人安排了他們的見面。大男孩高中放假了,幫助媽媽在單位加工藥材,媽媽突然指著身旁的女子喊他:“這個姑娘就是你小時候想給寫信的同學,”大男孩心頭一緊,急忙抬頭尋找著、觀望著,就像在人群中尋覓著走失的親人。他緊走了幾步站住了,她長的濃眉大眼出落成了一個大姑娘,不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清純女孩了,是那麼的陌生,他們對視著,誰也沒有說話,可能看到對方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人兒了。

日升日啣,如今,滄桑的四十年過去了,各自的結局以定。可是回憶的漣漪再次泛起時,他認為銘心的感覺還是那麼甜美,不知道遠方的她是不是這樣認為呢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